100%可再生能源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0-08-31· 《能源高质量发展》 记者 王海霞

远景科技集团、隆基股份、阳光电源等首批加入RE100的中国可再生能源龙头企业。隆基在云南的工厂基本都在使用可再生能源电力。共同承诺不晚于2050年实现全球范围内使用100%可再生能源。

企业在生产活动中100%使用可再生能源是什么概念?当大部分人还在质疑可行性的时候,一些企业和组织已经用行动来作答了。8月8日,远景科技集团、隆基股份、阳光电源等首批加入RE100的中国可再生能源龙头企业,联合中国能源研究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中国绿色供应链联盟光伏专委会在上海共同发起并签署了“RE100中国倡议”,呼吁更多中国企业推行100%绿色电力消费,推动中国能源革命,应对全球气候危机。

能源转型的同路人

RE100是一项由气候组织(The Climate Group)发起,与碳信息披露项目(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合作的全球性合作倡议。苹果、谷歌、微软等极具影响力的跨国企业都参与其中,共同承诺不晚于2050年实现全球范围内使用100%可再生能源。RE100要求成员企业每年披露用电数据和目标进展,为全球低碳经济发展及实现气候变化目标承担更大责任。

远景科技集团在2019年正式宣布加入RE100,并承诺最晚到2025年实现100% 绿色电力消费。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表示:“集团将用具体行动体现‘为人类解决可持续挑战’的使命。如果要推动世界零碳转型而自身没有提前实现,要帮客户设计零碳解决方案却没有解决自身问题,那就违背了我们的使命。”

阳光电源在今年宣布加入RE100,并承诺最晚到2028年,实现全球范围内生产及运营所需电力100%使用可再生能源。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表示:“公司将一如既往地秉持‘让人人享用清洁电力’的使命,坚守企业公民责任,制定切实可行的行动计划,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竭力减少直至杜绝二氧化碳排放,争取早于2028年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

隆基股份也于今年宣布加入RE100。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表示:“我们看到全球性的气候变暖带来了海平面上升、物种消失、极端天气增加等一系列问题严重影响着人类生存。大规模使用清洁能源,消减碳排放无疑是改善气候问题的最有效途径,对于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而言,这也是最具善意和智慧的行为。中国人常说‘与智者同行,与善者为伍’,这告诉我们在前行之路上应该与拥有智慧和善意的人同行。RE100倡议的发起方及参与者无疑是智者、善者。”隆基股份承诺,最晚于2028年前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2027年中期目标实现70%使用绿电。

中国能源研究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专业委员李俊峰评价道:“能源问题是社会发展的缩影,现代化的社会一定需要与之相匹配的能源结构,清洁、低碳的可再生能源是能源发展的必然选择。作为最早推动中国企业加入RE100的行业组织,我们一直努力为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营造更好的政策和商业环境,提高可再生能源的应用水平,也希望更多能源生产和消费企业加入此行列,践行能源革命,促进能源的高质量发展。”

“大道”与路径

从上面几位企业家的言论中,不难看出,他们和其所在企业都肩负着推广清洁能源的“道义”,从事的是“大道如青天”的事业。

就具体如何实现的问题,隆基股份品牌总经理王英歌表示,隆基股份未来将通过基础核算、节约电力、能源转换、排放抵消、影响利益相关方五个步骤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其中包括购买绿电、购买绿证、建设可再生能源电站、将工厂建设到绿电丰富的地区等措施,不断提升绿电占比;同时,隆基股份也将通过自己的商业行动,影响利益相关方,共同实现RE100愿景。

“首先我们在隆基的工厂屋顶上,通过安装光伏电站来发电,工厂已经‘扫了一遍’能装光伏的都装了或者正在装。”王英歌表示,隆基股份还在建设地面光伏电站,每年将建设超过1吉瓦光伏电站,并通过持有这些绿色电力直接购买绿证。

王英歌还介绍,隆基股份新的工厂投资布局基本上倾向于云南,因为云南92%左右的电力是水电,选择云南就意味着实现了绝大部分绿电的目标。“我们在云南的曲靖和腾冲会有新的投资,再加上之前在宝山、丽江、楚雄三个地方的投资,隆基在云南的工厂基本都在使用可再生能源电力。”

兼顾“变绿”和“得利”

道义上的正确并不能保证实现路径一定为坦途或者经济上可行。

李振国表示,当前就RE100的认证规则还需要同RE100组织进行沟通和界定,希望可以根据实际使用的能源来界定,而不是根据国别来界定。

李振国也坦陈,实现RE100目标,最大的挑战是既有电站的“绿化”过程。“宁夏以煤电为主,所以我们在宁夏的工厂使用清洁能源的比例较低。我们正在与宁夏地方一起探索能源转型,在接下来8年里,随着宁夏可再生能源比例的提高,即便是从大电网中取电,也相当于在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比重。我们也在推动地方能源变革。”李振国说。

“变绿”会不会增加企业的经营成本,如何兼顾“变绿”和“得利”这两个方面?

针对这一问题,李振国表示:“从长期来看,快速推动全社会可再生能源占比增加,对全社会来说,成本是降低的。但在局部区域,如果过快推行可再生能源,有可能会带来成本的阶段性上升。这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还需要努力克服这种情况的影响。同时,我们坚定地认为,从长期和全局的角度,清洁能源的推广对人类整体经济活动的成本降低是有贡献的。”

隆基股份、隆基乐叶董事长钟宝申表示:“光伏技术不断革新,促使全球光伏发电成本快速下降,在光照资源丰富的国家和地区已实现一毛钱一度电,当之无愧成为了最便宜、最清洁的电力资源。”

清洁能源可以降低经济社会运行成本的说法也得到了国际组织的印证。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驻华代表白雅婷(Beate Trankmann)在近日表示,新能源的成本越来越低,如果中国使用最有效的新能源,且60%的电能都通过非化石能源实现的话,与现在相比将减少10%的成本。

版权声明 | 此内容版权属于《能源高质量发展》杂志,如转载须注明“文章来源:《能源高质量发展》杂志”

订阅回执表下载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属于中国能源报社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作品,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4小时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