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能源:驱动能源革命的核心要素

发布日期:2021-05-24· 能源高质量发展 郑厚清 孙艺新 于灏

我们认为数字能源的数字属性不仅体现在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升级。我们认为数字能源的概念应超出能源经济、数字经济、数字技术等单一维度。数字能源是以系统观念为指导。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推进能源革命,加快数字化发展,构建智慧能源系统。电力系统“双高”“双峰”特征凸显,面对加速推进能源清洁转型的强烈信号,以及新能源大规模高比例并网、分布式电源和微电网接入等多重挑战,亟待运用数字思维,破解安全、经济和绿色发展“不可能三角”难题,有效支撑水火风光互补互济、源网荷储协同互动,加快推动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转型升级。能源电力的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技术变革,也是对能源生产消费业态的深刻革命。

如何理解数字能源的价值?

我们提出了“数字能源”的概念,主要是从能源数字经济新视角与新技术的交汇地带考虑,未来能源的产品形态、服务形态将具备丰富的“数字”属性。

我们深知传统行业在转型升级之路上需要面临“认知遮蔽性”和“路径依赖”的挑战。如同互联网电商新零售对传统百货业态的深刻颠覆一样,诸如“线上线下一体化”“电商直播带货”等林林总总的新模式,完全不在传统百货公司的想象范围内。能源行业的“自我革命”也面临着类似的局限,必须不断刷新认知框架,勇于探索“数字能源”的新边界。

数字能源是对未来能源的战略构想。我们认为数字能源的数字属性不仅体现在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升级,也蕴含着算法、算力、数据对能源的重构,甚至可能作为能源生产消费的一种新的统一衡量尺度,改变数字时代能源的计价方式。

数字能源是对现实问题的破解之道。我们认为数字能源要与能源基础设施、平台经济、电力市场、金融创新等领域统筹推进,用共享共创的方式,用轻资产、汇价值的逻辑打通能源创新发展链路。

如何把握数字能源的内涵?

基于上述对数字能源综合价值的理解,我们认为数字能源的概念应超出能源经济、数字经济、数字技术等单一维度,用更加系统的观念加以描述。即:数字能源是以系统观念为指导,以数字化为驱动、全要素发力为特征,服务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新型能源形式。

(一)坚持系统观念就是将能源发展纳入现代经济体系建设中统筹考虑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中首次提出了“坚持系统观念”,能源电力行业的发展将有机融入现代产业体系、现代经济体系建设中。发展数字能源从起始阶段其目的就是为了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而不是能源行业自身的收益。

数字能源所考虑的问题范围将得到进一步延伸扩展。比如对5G设备、数据中心等数字新基建的耗电问题,不应仅从能耗本身考虑其成本,而需要从新基建带动的数字产业化,也就是数字创新经济来考虑其增量价值;再比如考虑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落实问题,不能仅从单个城市的资源禀赋和产业特点设定目标,还应该从所在城市的城市群、都市圈综合考虑,也就是用新发展格局来审视产业结构到能源结构的互动关系问题。

(二)坚持全要素发力就是充分发挥出各类生产要素的组合优势

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决定”专门提出:“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仅靠单一要素投入都将面临生产函数的效益边际递减,发展数字能源同样不仅依靠数据,需要将各类生产要素进行组合,全要素发力创造价值。

就目前看,“数字能源”的要素总和组合,用数字公式表示,其可能形态方式就是“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这七种要素的7次方,大概达到82万种形态,真可谓“千姿百态”。这还只是数量上的描述,但也意味着数字经济的技术手段对遴选这海量的“要素组合”,是可以发挥作用的,尤其放到具体场景,是我们对能源解决方案有了一个有力的方法。

(三)坚持数字化驱动就是充分释放数据要素与能源产业融合后的放大、叠加、倍增效应

数字化将能源生产消费的各个环节连接,也将能源产业链供应链中的各个主体与用户的需求实现精准对接。如果将ABC代指数字时代的典型技术,即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那么能源产业+数字化的探索应用已经完成了“上半场”,大量数字技术已经在能源电力企业广泛应用,单一场景的数字化应用带来了技术的升级,也意味着需要大量成本的投入。“下半场”更需要的是在数字化领域“少投入”“多产出”,这就需要数字化与能源产业、实体业务充分融合,并在能源产品市场、金融市场中实现“出圈”,从而调动更大的力量放大数字化转型的澎湃动能。

“预将阅读全文,请订阅《能源高质量发展》杂志,订阅电话010--56002752”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属于中国能源报社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作品,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下一篇

发展核能将提升国家能源安全保障能力。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发展核能将为我国碳达峰、碳中和战略实施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国核能事业已具备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坚实基础 我国核电于上世纪70年代起步。

2021-05-24 15:40

24小时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