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广东错峰限电说开去……

发布日期:2021-06-07· 能源高质量发展 赵紫原

广东电网的用电负荷均突破1亿千瓦。对不自觉执行有序用电的企业。广东社会用电量增速超过20%。

“开六停一”“开五停二”“开四停三”“开三停四”……5月以来,规模逐渐扩大的错峰用电措施让有“世界工厂”之称的广东措手不及。

广州市工信局5月10日发布的《2021年广州市有序用电方案》显示,今年广东省电力供应整体偏紧,其中枯汛交替和度夏高峰期省内电力供需形势严峻,有较大错峰限电风险。广东电网东莞虎门供电局5月19日发文称,全镇工业专变客户需在今年5月至12月执行“开六停一”至“开五停二”有序用电计划,对不自觉执行有序用电的企业,追加处罚停电48小时。

那么,拉闸限电为何重来?

需求侧用电量激增 

供给侧保供吃力

南方电网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和3月,广东电网的用电负荷均突破1亿千瓦,较往年“破亿”的时间大幅提前。今年以来,广东社会用电量增速超过20%,前4个月的用电量同比增长甚至接近30%。

全国用电形式也一片大好。中电联近期发布的《2021年1—4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显示,1—4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2.56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9.1%。其中,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用电量同比增长20.7%、29%,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提高26.9、37.1个百分点。

用电量激增的同时,供给量却“入不敷出”。

碳中和目标,叠加“双控”指标影响,煤电去产能已成为各省市能源转型的路径图。目前,我国多地对于煤电去产能主要采取两个步骤,一是淘汰落后产能,主要以企业小火电和企业的自备电厂为主,二是通过限制煤电的发展规模,对新审批项目提高审批门槛。

然而,新能源发电却难以填补这部分供电空白。风电和光伏的一大先天性缺陷就是发电不稳定,而电力的一个基本特征是无法进行大规模储存。

特高压也需要众多配套才能担当起来更多责任。比如,国家能源局在2017年发布的《浙福特高压交流等十项典型电网工程投资成效监管报告》指出,部分工程由于负荷预测偏高、市场供需变化较大、工程建设与电源发展不协调等问题,投运后最大输电功率一直未达预期,输电能力发挥不充分,工程利用小时数偏低,输电效益未充分发挥。

去年湖南大面积缺电也验证了特高压配套不足的弊端。当时,湖南省一位从事电力规划的专家表示,祁韶特高压的实际送电能力一直不及预期,从近两年的运行结果看,目前这条线路的全年输电能力最多为450万千瓦左右,仅为设计能力800万千瓦的一半多一点。同时,本地电源还要留出最低15%的系统备用。“远亲不如近邻,解决电力缺口还得靠本地电源。”

新一轮“电荒”再来

有序用电或成常态

事实上,这已不是我国经历的第一轮“电荒”。1978—2010年的33年间,我国存在大面积非事故限电停电的年份大约有26年,随着年代的推移,呈现出三种不同类型的“电荒”。

第一轮“电荒”:1996年之前,我国曾经长期处于缺电状态,人们对用电企业“开三停四”甚至“开二停五”均已熟视无睹,居民生活与社会生产的用电水平被压制在很低水平。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我国长期实行计划经济独家办电,导致投资匮乏供给滞后,无法满足改革开放初期蓬勃发展起来的用电需求。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属于中国能源报社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作品,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下一篇

目标对粤港澳大湾区实体经济绿色转型来说。国家赋予了粤港澳大湾区实现低碳绿色循环发展。挑战重重—— 发展瓶颈渐显 尽管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发展前景可期。

2021-06-07 16:20

24小时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