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路新征程 严控“两高”势在必行

发布日期:2021-07-06· 能源高质量发展 王海霞

我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分行业占比从高到低依次是电力44%(煤电为主)、钢铁18%。我国实现超低排放的煤电机组占煤电总装机容量86%。中国钢铁占全球钢铁碳排放的比例预计在60%以上。

行路难!行路难!我国要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挑战很大,前路多艰。路上的一个难点就是如何摆脱对高耗能、高排放行业的依赖,实现国民经济向绿色低碳发展的“大象转身”。

然而,“双碳”目标是党中央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事关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中国的“碳”路新征程中,严控“两高”绊脚石为势在必行。

碳排放折射多重困境

在多种口径的统计中,当前我国的碳排放量都为世界最高。

中国是拥有14亿人口的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城市化和工业化还有很大发展空间,未来对电力、钢铁、水泥、汽车等碳排放较大工业产品需求仍然很大。而这些行业也多为碳排放大户。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分行业占比从高到低依次是电力44%(煤电为主)、钢铁18%,建材13%、交通运输8%、化工3%、石化2%、有色1%,以及造纸0.3%。

中国的自然资源禀赋和经济发展阶段决定了能源消费结构中煤炭占比偏高,单位GDP能耗也远高于发达国家,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发达国家的2—3倍。对此,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指出,要清楚地认识到,我国产业结构偏重、能源结构偏煤、能效水平偏低、技术创新能力偏弱,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和潜力。

因为能源结构偏煤,所以煤炭问题成了我国碳减排的“题眼”。多份行业报告预测,我国的煤炭用量可能逐渐萎缩。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销售收入超过2万亿元,随着越来越多金融机构可能停止为煤炭企业发放中长期贷款,很多煤炭企业未来融资和经营可能面临很大挑战。

具体到煤电领域,通过超低排放改造赢得生存时间的竞赛已经进行了多年。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消息,截至2019年底,我国实现超低排放的煤电机组占煤电总装机容量86%,我国已经建成了世界最大规模的超低排放清洁煤电供应体系。

即便是构建了清洁煤电供应体系,国内外“去煤”的声音仍此起彼伏。法国计划2021年关闭所有燃煤电厂,英国决定于2025年前关闭所有煤电设施,芬兰提出2030年全面禁煤,荷兰将从2030年起禁止使用煤炭发电。今年4月22日,在地球日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中国将严控煤电项目,“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十五五”时期逐步减少。这是对我国煤电未来的最权威定音。

另外,以碳排放排名第二的钢铁行业为例,2020年中国钢产量是11.6亿吨,占全球钢产量的57%。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总工程师李新创院士给出的数据:中国钢铁占全球钢铁碳排放的比例预计在60%以上。

钢铁行业的低碳化进程正在提速。李新创院士介绍,过去几年,中国钢铁行业实施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快速度、最高标准的钢铁绿色革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大约有6.5亿吨产能在实施超低排放,钢铁生产全流程超低排放标准远严于目前全球最严标准,钢铁行业超低排放要求的有组织排放标准仅相当于欧洲标准1/10的排放量,而且很多钢铁企业已经与城市相融发展,成为国家旅游局颁布的AAA景区和AAAA景区。

“预将阅读全文,请订阅《能源高质量发展》杂志,订阅电话010--56002752”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属于中国能源报社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作品,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下一篇

提出今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左右的能源消费强度目标。已有部分地方行动起来限制高耗能企业 能耗双控压力下。国家发改委日前披露的《各地区2021年一季度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

2021-07-06 18:20

24小时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