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中国煤电——生存还是毁灭?

发布日期:2021-09-10· 能源高质量发展 赵紫原

我国煤电正处在生死攸关的转折路口,我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煤电装机规模,在生产生活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中电联发布的《2021年1—7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22.7亿千瓦,同比增长9.4%,其中,燃煤发电装机容量10.9亿千瓦,占48.02%;全国规模以上电厂火电发电量33537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72.27%。

我国煤电正处在生死攸关的转折路口。

我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煤电装机规模,在生产生活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中电联发布的《2021年1—7月份电力工业运行简况》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22.7亿千瓦,同比增长9.4%,其中,燃煤发电装机容量10.9亿千瓦,占48.02%;全国规模以上电厂火电发电量33537亿千瓦时,占总发电量的72.27%。

《巴黎协定》提出的“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目标已成共识,各国相继制定能源转型路径。随着全球低碳发展浪潮掀起及我国提出碳中和目标,煤电行业迎来新一轮拷问——生存还是毁灭?

在各方不同意见的碰撞中,共识已经浮出水面:鉴于我国的能源禀赋和煤炭的突出作用,既不能被激进的环保主义绑架,也不能步子太小影响转型。“十四五”期间,煤电将从主体性电源向调节性电源转变,现有煤电机组可满足新增电量需求,承担为系统调峰的重任。但分歧在于,出于对电力系统的调节性需求和能源转型的速度考虑,我国煤电乃至能源转型的步子到底怎么走?

德国退煤启示录:

支付着欧洲最贵电费依然缺电

国际社会已刮起一阵“退煤风潮”。在2017年联合国波恩气候变化会议上,英国和加拿大发起成立“弃用煤炭发电联盟”,目前,已有法国、丹麦、意大利、墨西哥等32个国家和地区政府参加。根据联盟的计划,这些国家和地区都将在未来5—12年内彻底淘汰煤电。

退煤决心最大的当属德国。2018年,德国政府成立了“退煤委员会”。2019年1月底,德国“煤炭委员会”正式通过决议,并宣布德国最迟将于2038年彻底放弃煤电。目前,煤电仍是德国电力系统的支柱,占该国年总发电量的35%,与所有可再生能源发电之和的占比持平。同时,德国具有丰富的煤炭储量,在过去200年间为其培育强大的工业竞争力提供了廉价的能源供应。作为能源政策的一项重大改革,与曾对其经济作出极大贡献的煤电说再见,这个工业大国“弃煤”的举措在世界能源和环境领域引起了广泛关注。

停止相对廉价的煤电意味着什么?2016年初,德国煤炭、天然气和核电站的电力产能过剩,批发价格仅为20欧元/兆瓦时。然而仅仅两年后的2018年8月,批发价格便飙升至50欧元/兆瓦时以上。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德国家庭的平均电费为30.48欧分/千瓦时,高于其他欧盟成员国。除了季节性因素,退煤计划和碳交易价格的上涨,都是该国高着电价的重要推手。

德国退煤的最大压力和动力,均来自二氧化碳减排。有数据显示,如果不退煤,到2030年,该国的二氧化碳减排将仅比1990年降低41.7%,根本无法实现此前制定的55%的目标。煤炭产能的快速淘汰,有可能在用电高需求和可再生能源发电不足期间造成供应短缺,导致一年中某些时段出现大幅的电力价格飙升。欧洲能源交易所(EEX)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电价将在2022年上涨1.3%,至77.60欧元/兆瓦时,创历史新高。


“预将阅读全文,请订阅《能源高质量发展》杂志,订阅电话010--56002752”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属于中国能源报社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作品,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下一篇

煤炭作为工业生产原料和最基础的能源,是可实现清洁高效利用的最经济、最安全的矿产资源,是我国能源体系的基石,长期以来,煤炭工业产业一直发挥着能源支柱作用,不仅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平稳较快发展提供了保障,而且对国家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给予了支持[1—2]。

2021-09-10 10:55

24小时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