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弃煤”之路多坎坷

发布日期:2021-09-10· 能源高质量发展 李慧

随着全球对气候变化问题日益重视,化石能源成为各国削减的重点对象,其中,煤炭更是被视为“眼中钉”,在推进“弃煤”的过程中,欧洲显得尤为积极——多国制定“弃煤”时间表、关停燃煤电厂、减少甚至停止为煤炭和煤电项目提供资金……然而,近期受多种因素影响,欧洲的“弃煤”之路似乎越走越难,乃至陷入了“弃而不少”的尴尬境地。

随着全球对气候变化问题日益重视,化石能源成为各国削减的重点对象,其中,煤炭更是被视为“眼中钉”。在推进“弃煤”的过程中,欧洲显得尤为积极——多国制定“弃煤”时间表、关停燃煤电厂、减少甚至停止为煤炭和煤电项目提供资金……然而,近期受多种因素影响,欧洲的“弃煤”之路似乎越走越难,乃至陷入了“弃而不少”的尴尬境地。

能源转型先锋“气改煤”

近日,市场分析机构阿格斯发布信息称,一向自我标榜为欧洲能源转型先锋的德国,在“弃煤”之路上的步伐似乎出现了停滞,近期在发电领域甚至出现了停用天然气、改用煤炭的“气改煤”现象。

阿格斯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德国燃煤发电量持续攀升,已达到4.72吉瓦,不仅高于二季度的4.12吉瓦,也大大超过了去年同期的3.52吉瓦。而同时,德国的天然气发电量开始下降,今年三季度为4.56吉瓦,远低于去年同期7.16吉瓦的纪录值,也低于今年二季度的5.70吉瓦。

阿格斯指出,这是自2019年以来,德国燃煤发电量首次在夏季超过天然气发电量。煤电在德国正逆势开始代替天然气发电。更为严重的是,阿格斯预计,这一“气改煤”的逆转可能要一直持续到冬季。

有业内人士表示,造成德国出现“气改煤”的主要原因在于,今年夏季以来,欧洲的天然气价格一路飙升,屡破纪录。数据显示,欧洲天然气现货7月均价已上涨至1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创近13年来新高。8月首周,该价格又首次升至14欧元/百万英热单位,英国本土天然气价格则达到16年来最高水平,荷兰交易中心的天然气价格也创下2014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达到13.1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过高的天然气价格导致天然气发电成本高企,许多电厂出于经济性考虑,再次增加了煤电产能,煤炭消费量也随之水涨船高。

事实上,早在2019年初,德国即宣布了2038年前全面淘汰煤炭的目标,又在今年公布了更严苛的新气候目标,要在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降低65%、到2045年实现碳中和。根据新的减排目标,德国能源领域需要更多、更快减少排放量,因此,其国内提前“弃煤”的呼声高涨。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如今的现实情况却恰恰相反,一直走在欧洲“弃煤”前列的德国实际煤炭用量不减反增,不仅逆势“气改煤”,而且仍在批准新的煤电项目上马。2020年5月,德国允许新建的Datteln 4煤电厂正式投入运营,该煤电厂全生命周期碳排放量或高达1000万吨。

多国燃煤发电量不降反增

德国煤炭消费、燃煤发电量逆势恢复的情况在欧洲并非个例。以西欧地区为例,数据显示,今年7月,西班牙、德国、英国和法国四国的燃煤发电量之和同比增长了1.9太瓦时,达到4太瓦时,煤炭消费量之和更是几乎翻了一番,同比额外增加用煤65万吨,而这已经是这四国连续第八个月煤炭用量同比增长。同时,今年1—7月,四国的燃煤发电总量也从去年同期的23.2太瓦时增至30.2太瓦时,同比额外增加用煤240万吨。


“预将阅读全文,请订阅《能源高质量发展》杂志,订阅电话010--56002752”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属于中国能源报社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的作品,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下一篇

3月,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发布报告称,2020年美国煤炭产量为5.391亿短吨,创1965年以来新低,在以往的分析中,美国煤炭产量下降被归因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此次疫情导致全球2020年煤炭消费量较2019年下降了4.2%,其中,经合组织国家下降了15.2%。

2021-09-10 10:58

24小时热榜